關註:臺海網海峽導報
  臺海網(微博)9月20日訊據臺灣今周刊最新一期報道,臺灣餿水油案情越演越烈,更荒謬的是,若非老農自行搜證舉發,本案恐不了了之。除了痛罵“政府”無能、廠商無良,必須由稽查人力、廢油回收、毒油檢驗三管齊下,才能保護餐桌上的食品安全。
  餿水油案情如滾雪球般越演越烈,“中央”、地方都必須負責,長期未修改的油品檢驗方法,也是幫凶。這次事件爆發,外界普遍質疑屏東縣政府執法不力,才讓大量問題餿水油流入市面,但面對遍地開花的食安問題,整個政府從上到下,都有徹底改革的必要。
  強化稽查人力
  地方增設預算、前線人員
  媒體報導揭穿餿水油醜聞的英雄,是一名“不識字老農夫”,他在二○一一年至一二年間,與另外兩名農民前後五次向屏東縣環保局檢舉,指主嫌郭烈成的地下工廠廢油污染環境,但只看到環保局來過一次,由於多次檢舉無效,他遂自掏腰包買器材搜證,去年十一月向臺中市警方報案,警方搜證後將全案報請屏東地檢署指揮偵辦,經半年多追查,終於破獲,逮到郭烈成、強冠公司及上下游業者,也讓屏東縣長曹啟鴻鞠躬道歉,五位局長下臺負責。
  屏東縣副縣長鐘佳濱說明接獲檢舉處理情況,他表示,一○年十月,衛生局接獲檢舉,但郭烈成對稽查人員宣稱,他將收集的下腳料(剩餘肉品)煮炸成油脂後,供應高雄順德企業行做飼料或肥皂原料。衛生局函請當時高雄縣衛生局協助調查,高縣府於該年十二月函覆指出,油脂確實為化工及飼料用。
  一一年一月至一三年七月,屏東縣衛生局又六度接獲檢舉,其中一一年三月稽查時,郭烈成有出面解釋工廠並未運作,只是儲存廢油,稽查員最後僅以廠外水溝有殘留動物油脂,開出一千兩百元罰鍰處分;之後五度稽查,工廠皆大門深鎖,只能在周圍水溝採樣,僅再開罰一次三千六百元。
  屏東縣政府說辭與老農的爆料兜不攏,但顯然縣府在接獲檢舉時雖有出動,卻未儘力稽查。對此,鐘佳濱喊冤說,因衛生、環保單位查廠時未掌握明確違法事證,加上第一線稽查人員不具司法搜索權,才無功而返。
  “這種食安稽查工作,宛如空手搏惡龍!”屏東縣衛生局食品安全科科長李佳芳感嘆,第一線人員手無寸鐵,常受廠商威脅,人力又吃緊,縱然有心替眾人揪出惡質廠商,也常心有餘而力不足。事實上,各級食安稽查人員發出這樣的心聲,已經不是第一次,但外界次次提出批判均宛如“跳針”,從未被徹底檢討改善。
  早在一○年,“監察院提”出的《各縣市政府衛生局之預算與人力不足》報告就指出,各縣市政府衛生局編列之食品衛生業務經費偏低,僅為國際人口相當城市的八分之一,根本難以執行例行食品安全把關工作。
  以一三年為例,各縣市食品衛生預算合計為十億三千餘萬元,折算下來,每名臺灣人僅分配到五.七八元,被“監察院”評為“捉襟見肘”,根本無法應付層出不窮的食安事件。
  向彰化學習,借調搜索權
  至於第一線稽查人員,“政府”給予的人力支援也少得可憐。根據“衛福部食藥署”的專案調查,一一年各縣市的食品衛生專責人力,全台僅有二一九人,歷經多次食安風暴後,一三年勉強增設為二四○人,人力依舊單薄,根本無法應付黑心廠商、落實稽查工作。
  除了人員、預算不足,屏東縣政府再三喊冤的“稽查員不具司法搜索權”,也是老調重談。在去年的混油風暴,就有資深稽查員指出,如大統長基公司董事長高振利這類黑心食品廠商,對付稽查都很有一套,對稽查員動輒大聲斥罵,找民代關說、拒絕交出關鍵證據。但彰化縣政府衛生局並未氣餒,主動與檢察官合作,才連手破獲混油案。
 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表示,自從大統事件以來,“彰化衛生局一直與檢察官保持熱線,隨時交換情報,養成很好的默契,幾乎不會再發生稽查員被拒絕查廠、不得其門而入的問題。”
  責任編輯:林連金  (原標題:今周刊:臺灣三管齊下 盼保護餐桌安全)
創作者介紹

KERORO

px69pxec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